【传承红色基因】访志愿军老战士武斌

作者: 时间:2020-10-07 点击数:

武斌,男,1931年十一月初六出生于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,1950年10月参加革命工作。1951年1月被编入志愿军65军194师581团1营3连,1951年9月因受伤回国。




您是何时参军的?当时什么心情?

那个时候我19岁,正是年轻的大小伙子,总是想着报效祖国,能为祖国做点什么。1949年9月份,村里边儿征兵,我就告别父母,离开家乡参军去了。我在军队里面训练三个月,认识了很多战友,有比我大的也有比我小的,同岁的也有。训练的时候,训练跑步,站姿,打枪什么的。军队嘛,训练都很严格,天天都特别累,但是觉得挺充实的。

您是何时去参加抗美援朝的?去参加抗美援朝的感觉如何?当时住在哪里?

1950年的时候,党中央毛主席发出了“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”的号召,大家当时听说我们国家要出兵去援助朝鲜了,可兴奋了,都想为国家做贡献,挺积极,军队里也开各种各样的动员会,讲这次抗美援朝对保卫祖国的重大意义,鼓励大家积极报名。我们要过鸭绿江的时候,鸭绿江大桥已经被炸掉了,我和我的战友们是通过浮桥进入朝鲜。一进到朝鲜境内远远就听见飞机的轰炸声,这我才真切地感受到这真的是战争。我们在朝鲜白天停军宿营,住在隐蔽的山沟沟里面,到了夜晚才行军,行军是步行的。为啥白天不能行军呢?因为白天有敌人的飞机在上边轰炸,看到人就炸。在朝鲜,我都已经记不清我经历了多少次战斗,有时候一天要打好几仗。那时候真的很艰苦,走路走着走着就很累很困,然后边睡边走,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。

抗美援朝期间您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吗?

在我记忆里比较深刻的事有这么两个:一个呢,那时候是春天,我们一个连队向后撤退,然后我们的一个师在后边。我们正在山头上的时候,眼尖的同志看见了一群敌人,说是敌人在山下。我就想这是个好机会,我们不要暴露目标,趁机偷袭敌人一把。我们看见敌人前面有坦克开路,步兵在后。于是我和一个老兵一起计划着偷袭。我们来到了敌人上山的必经之路,我和老兵一人一个铁锹,老兵挖一个坑,我就挖一个坑,然后往每个坑里面放炸药箱,用土埋上。我和老兵正挖着坑呢,就发现敌人就要上来了,我们就赶紧往里放炸药箱,把它埋好,我们就赶紧撤离,边走边注意敌人的动态,才走到一半的时候,听见“轰隆”的巨响,我们一看,原来是敌军的一辆坦克被我们埋的地雷给炸毁了,还在起火。等我们回去了报告了这一消息后,又给我们上报到党支部,然后我们党支部给我们记了大功,那是我第一次立功,觉得特高兴。

还有就是在朝鲜的临津江,我们在那儿打一场狙击战。敌人的攻势很猛烈,那里被打得几乎没人了,我们整个一个连就只剩下了几个人。我们只好向后撤退,可是阵地也被占了,我们继续向后撤退,撤退到半山腰,半山腰也被敌人占领了,最后这场狙击战就变成了阵地战。只好加快脚步来到小江边,我们大家跳下水准备渡江,这时敌人又追来了,他们拿机枪“突突突”地扫射,子弹就像雨点子一样从空中射到水里,我在水里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子弹声,然后看见身边许多同志都倒下了,我也中了好几枪,子弹打中了我的胳膊、手还有脖颈,但是没打到我致命的地方,我忍住疼快速向岸边游去,跟随着剩下的人一起撤退了。打完那次仗之后,我的右手断了两根手指,左手断三根手指,医疗队检查我,然后说我受伤太严重了,不能继续参加战斗了,这样我就被医疗队以受伤挂花送回国了。

现在我回忆起那场仗,还记忆犹新,那机枪扫射的声音还是很清晰。你们现在和平年代,生在新中国,长在红旗下,没有战争,但是不代表没有潜在的风险,你们是我们国家新一代的力量,一定要牢记历史,努力学习,为我们的国家贡献力量,使我们的国家变得强大起来,不受别的国家欺负,成为真正强大的国家。

在战争期间,和朝鲜民众接触是什么情况,有什么感觉?

当时我们在和敌军抢占一块重要的高地,然后美军当时有飞机轰炸,还有坦克开路。当时伤亡很多同志,伤员很多,有的就被安置在朝鲜老百姓家里,虽然听不懂他们说那话,但是他们对我们的照顾还是很好的,从他们的眼神中能看出来,他们是很真诚的。

有的时候美军的飞机也会轰炸朝鲜老百姓的村庄,然后就会有许多朝鲜人民伤亡,我们发现了的话,就去救他们,比如我们连里有个同志,有一次为了救一个被困在家里的朝鲜母女也被炸伤了,是重伤,但是幸好最后救活过来了,那对母女也很感谢他,他临走的时候母女眼泪汪汪的。


(我希望你们年轻一代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)



采    访 :韩朝学院B1501石啸雪

访谈地点 :老兵家里(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)

访谈时间 :2016年8月1日


版权所有:搜狐体育直播党委宣传部(新闻中心)
新闻热线:0415-3789079
Email : ldxyxcb@163.com